吟诗作对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

我的名字叫红

作者:admin666

原文:

  这是南天竹

  手绘图为火棘

  过年,中国人最爱什么颜色?问都不用问,绝对是红色,最好是大红色、正红色,越红越喜庆。

  羽绒衣、毛衣、卫衣、裤子、包包……穿红,好像都不够了,恨不得眼睛飘出去望得见的,都是敞亮的红。啊,连植物不能落下。

  前两天,我去了一趟花鸟市场,红色系都摆了出来,霸占最“显要”位子的就是红果果们。

  一盆北美冬青,枝头上密密麻麻红色小果,围着看的人蛮多,听老板报了价,都摇头咋舌——哟,一盆喊价1500块!

  个头小一些的黄金万两(一种植物,学名朱砂根),便宜多了,大盆150块,小盆100块。还有南天竹、火棘,一小把卖15-20块。

  问了好几家花店老板,都说每年这个时候,红果果最受宠,人家憋足了劲,熬到萧瑟的冬天百花凋零,鲜红的它们,一下子就耀眼了。

  想看,又嫌贵啊?你也可以一分钱不花,下个楼,小区里、马路边,或者是跑一趟西湖边,不夸张地说,整个杭州到处都结了好看的红果果啊。

  趁着阳光好,昨天我去了一趟西湖边的乌龟潭,公园里转一圈,15分钟不到,花鸟市场里看得到、看不到的红果果们,都找到了。

  像南天竹、火棘,西湖边不要太多哦,走哪都是;花鸟市场里的“金贵”北美冬青,西湖边是没有,但是有“近亲”冬青;还有市场里没有的紫金牛、构骨、吉祥草、紫珠……都是又美又喜庆。

  南天竹

  科:小檗科

  属:南天竹属

  别名:南天竺、红杷子、天烛子、红枸子、钻石黄、天竹、兰竹

  和火棘一样,春夏开白花,秋冬结红果。但南天竹的果子,是圆乎乎的球形小果子,样貌周正多了。

  连叶子也会发红,椭圆状披针形的叶子,一左一右对称着长。就因为样子好看,插花界很喜欢用它。

  尤其是日本,庭院、假山、墙角特别喜欢种上一两棵南天竹,说可以消灾解厄,是日本有名的年花。

  南天竹命“贱”,有太阳、没太阳,都能好好活着,是最好养的植物之一,所以杭州的大街小巷到处都看得到它。

  紫金牛

  科:紫金牛科

  属:紫金牛属

  在乌龟潭,转到一棵大香樟树下,突然就在树根边上看到了它。矮趴趴地伏在地上,围着树荫,长了一大片。

  和其它红果比,它更低调些,喜欢长在山间、林下、溪边,哪里阴湿就长在哪里,是很优秀的地被植物。

  个头矮也有好处,城市里的绿化带、立交桥都喜欢种,不遮挡视线;做盆景也喜欢用,当个喜庆配角。

  枸骨

  科:冬青科

  属:冬青属

  别名:猫儿刺、老虎刺、八角刺、鸟不宿、狗骨刺、猫儿香、老鼠树

  四季常青,从秋天开始,红果满枝,经冬不凋。欧美国家布置圣诞节的时候,经常用到它,叫它“圣诞树”。

  冬青

  科:冬青科

  属:冬青属

  别名:冻青

  据说,早在明代时,浙江都司徐司马下令,让杭州城居民在门前都种上冬青,所以杭州常见。

  因为它的红果子,整个冬天都不落,不但好看,也像火棘一样,饿肚子的时候能给鸟儿们充饥。所以,冬青的花语就是生命

  街头、公园里见到的几乎都是冬青树,有些年份久的,长了十几米高,红彤彤的挂在半空里。

  花鸟市场里的大多是“同宗兄弟”北美冬青,和一年四季常绿的冬青比起来,它冬天落叶,只剩下鲜亮的红果子,更显眼,所以也更贵。

  吉祥草

  科:百合科

  属:吉祥草属

  别名:松寿兰、小叶万年青、竹根七、蛇尾七

  和紫金牛一样,都是走“底层”路线。春天,矮矮的吉祥草钻出朵朵粉红色,还有香气的花;到了这个季节,花落了,就结紫红色的果子。

  人家都是大红色,它是很小女生的紫红色,更可爱。名字也吉利,据说花语是喜庆临门、福禄双至。

  紫珠

  科:马鞭草科

  属:紫珠属

  别名:紫荆、止血草、雅目草、白毛柴、白奶雪草

  红果果界,它最特别,开的是紫果果!

  紫珠的果子,珠圆玉润,犹如一颗颗紫色珍珠。日本有一部古典名著《源氏物语》,里头把美丽幽雅的女孩子,就比喻成是好看的紫珠。

  火棘

  科:蔷薇科

  属:火棘属

  别名:火把果、救兵粮、救军粮、救命粮、红子

  春夏时节,开满白色小花,清新又好看。到了秋冬季,就结红果,它一结果子就一枝上密密麻麻,一长串一长串的,满枝红如火,看着很富足的样子。

  它的枝干上长满了棘刺,有些带院子的人家,会种上一排,拿来当绿篱,不但好看,还能防贼。

  人家的果子都是圆墩墩的,它有些扁圆,形状有些像缩小N倍的扁柿。

  人家不止好看,还能吃呢。云南有人叫它救兵粮,陕西人说它是救命粮。据说,以前行军打仗,实在是饿得快要死了,不行了,就摘了它来当粮食吃。

  好不好吃?我实在好奇,摘了两个尝了一下,不甜也不酸,口感沙沙的,嗯,有种一本正经在“吃土”的感觉。

  我们不吃,有人爱,比如鸟儿们,这样的冬天,要是没有它,可能很多鸟都要饿死了。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

评分:
67891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吟诗对作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yinshizuodui.com/amwnsrbywz/2018/0113/53455.html

猜您喜欢的分类: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yinshizuod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诗词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