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诗作对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

南北朝著名战役图南北朝历史上哪次战役令宇文泰彻底梦断?

作者:admin666

原文:

自从上演过你追我逃的闹剧之后,孝武帝元修成功出奔至关中,很快果断送命,反正北魏是荡然无存了。北朝被撕裂两半,分成东魏、西魏。

两魏之间战争连连不断。东魏权臣高欢,西魏权臣宇文泰,都奉元氏为天子,又没有一天不想着再度一统。

两魏之间的战争,无论之战势看,还是后来产生到远自隋唐的后果看,都不能一概而论地说谁一定胜,谁一定败。但就在当时,究竟是哪一次的战役,让西魏权臣宇文泰彻底断了再度一统的梦想而只能偏霸于关中?

这个故事很长,首先要从“他们”说起。

南北朝著名战役图

高氏兄弟

东魏权臣高欢,史载其渤海蓨县人。高欢先祖自晋以来为官吏,父亲由后燕投北魏,后因罪徙怀朔军镇。其子高欢为罪徒之后成了怀朔镇兵。

北魏末年六镇起义,高欢分别追随过杜洛周、葛荣、尔朱荣。因为与尔朱荣见解不同,暗地里保存实力以图自立。

尔朱荣立孝庄帝元子攸,后来又被元子攸所杀。尔朱氏之后又杀孝庄帝元子攸。高欢叛尔朱氏,奉宗室元朗为皇帝,在信都起兵。

一路杀到洛阳的高欢废了尔朱氏所立的节闵帝元恭,重立平阳王元修为皇帝,杀了从前立的皇帝元朗,高欢掌握了北魏的朝政。

故事要说到的“高氏兄弟”并不是指高欢家族,指的是高乾、高慎、高昂、高季式。

“高氏兄弟”,渤海蓨县人,与高欢同族。

高乾在元子攸尚为长乐王的时候就依附于元子攸南北朝著名战役图。尔朱氏河阴之变,高乾率流民在河济起事,后归附于葛荣。

南北朝历史人物尔朱氏立长乐王元子攸为皇帝,元子攸授高乾龙骧将军,通直散骑常侍。但是尔朱荣念念不忘高乾

曾经追随过葛荣将高乾罢职。

等到孝庄帝元子攸杀尔朱荣,高乾招募乡勇驰援。尔朱荣之子尔朱兆又杀孝庄帝,忠于孝庄帝的高乾和尔朱氏彻底决裂对阵以拼死。

这时高乾需要为自己找外援来对抗依旧强大的尔朱氏网络赌球。早先高乾效力于葛荣的时候应该与高欢有旧谊,现在高乾想找的外援就是同样与尔朱氏翻脸的高欢。《齐书*高乾传》记载,高乾说过“吾闻高晋州雄略盖世,其志不居人下。且尔朱无道,杀主虐民,正是英雄效义之会也。今日之来,必有深计,吾当轻马奉迎,密参意旨。”

高欢也正当用人之际,高乾又有号召力,结果当然是皆大欢喜。高乾与乡人封子绘(封隆之之子)到滏阳(磁县)游说,“明公威德素著,天下倾心,若兵以忠立,则屈强之徒不足为明公敌矣。”高乾的话说得也不能完全算是逢迎,并且带来户口十万可充兵源,谷秸之税又足以济军资,高欢当然欣然接纳。大笑曰“吾事谐矣”。

高欢以族辈论,宇文泰宇文护呼乾为叔父,亲近到同帐而寝。

高欢立了元修为皇帝,元修又不甘心做傀儡,总想反抗高欢。高乾虽然在战乱之世有见识,但是并不擅权谋斗争。最后在元修和高欢的明争暗斗中被元修赐死。

高氏三兄弟排行第三,高乾的弟弟,名高昂,字敖曹。《北史·高敖曹传》:昂马槊绝世,左右无不一当百,时人比之项籍。高敖曹年少时就说“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谁能端坐读书作老博士也?”

高敖曹年少时横行乡里,后来随兄长高乾在河济起事,一同归附葛荣。长乐王元子攸被立为皇帝后又效忠于孝庄帝。遭尔朱荣罢职,高敖曹和兄长又一同回归乡里。

孝庄帝杀尔朱荣,以高乾为河北大史,高敖曹为直阁将军,招募乡曲。帝亲送之于河桥,举酒指水曰:“卿兄弟冀部豪杰,能令士卒致死,京城倘有变,可为朕河上一扬尘。”高乾泣涕受诏,敖曹援剑起舞,誓以必死。

凭着对孝庄帝的情谊,当元子攸死于尔朱兆之手时,高敖曹起兵为孝庄帝报仇南北朝历史,大败尔朱羽生。对于兄长高乾联合高欢相投效的策略,高敖曹刚开始非常不能接受。

高欢令嫡长子高澄以子孙礼见之,昂乃与俱来。这是《高澄传》里高澄称高敖曹为叔祖的源起,当然故事就是故事,不是真的正史。高敖曹归附高欢之后大破尔朱兆。

兄长高乾被孝武帝元修赐死,高欢向高敖曹痛哭:天子枉害司空。此后,天平初年,授其侍中、司空公。昂以兄乾薨于此位,固辞不拜,转授司徒公。

高敖曹是一个很率直放荡的人。《北史》记载:昂与北豫州刺史郑严祖握槊,贵召严祖,昂不时遣,枷其使。使者曰:“枷时易,脱时难宇文泰宇文护。”昂使以刀就枷刎之,曰:“何难之有?”贵不敢校。

就是权臣高欢,也对高敖曹另眼相待。《北史*高敖曹传》:神武每申令三军,常为鲜卑言;昂若在列时,则为华言。昂尝诣相府,欲直入,门者不听,昂怒,引弓射之。神武知而不责。当时汉人和鲜卑人的矛盾尖锐,也只有高敖曹才能不敢让人轻视。

高敖曹的兄长高乾曾求娶博陵崔氏女。崔氏门阀高,不屑嫁女于高乾。于是高敖曹随兄长去抢亲。高乾夺了崔氏女欲归家而娶,高敖曹给兄长出主意:“何不行礼?”高乾听了他的主意野合而归。

河桥之战,高敖曹轻敌而死,高欢如丧肝胆。

另有高氏行四者高季式,也同样是胆气过人。南北朝著名战役图天平中,高季式任济州刺史,在山东讨贼平叛,令远近清晏,并不只限于自己的属地,管闲事管到京畿之内。门客对高季式说:“濮阳、阳平乃是畿内,既不奉命,又不侵境,而有何急,遣私军远战?万一失脱,岂不招罪?”季式曰:“君言何不忠之甚也!我与国义同安危,岂有见贼不讨之理?且贼知台军卒不能来,又不疑外州有救,未备之间,破之必矣。兵尚神速,何得后机,若以获罪,吾亦无限。”

高季式这种个性,对于后来在邙山之战中他起的作用息息相关。

两魏邙山之战的导火线起自于高氏兄弟之中行二者:高慎。

高慎,字仲密,在高氏兄弟里算是一个异类,喜欢读书,志向相异。但高慎不是一个克己律己的人,放纵自己也放纵部属。任御史中尉,选职多用乡里故旧,又纵部下贪渎以苦吏民。

东魏在邺城定都之后,天平三年高欢之子高澄入邺辅政。少年宰辅革除弊政,清除贪腐,清查藏匿户口,挑选有名望和才学的士人为官不以年资为标准。革弊触及了一些人的利益,其中包括其父高欢的故旧,就比如高仲密。

高仲密和高澄的恩怨私下里更是难以分清。高仲密娶妻博陵崔氏,崔氏的是高澄心腹崔暹的姊妹南北朝历史人物,后遭高仲密休弃,另娶赵郡李氏、陕州刺史李徽伯的女儿李昌仪。

南北朝历史人物

奸污事件

高仲密被外放北豫州刺史,御史中尉的职务由崔暹取而代之。高仲密对崔暹心存怨恨。高澄此时正在利用崔暹惩贪治贿,出于种种原因(为了给崔暹出气让他安心跟着自己干;为了和高仲密较劲出于少年的叛逆心理;为了给高仲密那样的父亲亲信旧臣一点颜色看看;为了自己立威……)高澄给崔暹的妹妹另指了一个更高的门第为配,并亲自出席婚仪,以示对心腹的恩宠。同时也是为了表明革弊的坚定态度宇文泰和宇文化及。

对于高仲密的继妇李昌仪,高澄采取了更匪仪所思的态度。侍卫仆从簇拥着大将军去了高氏府第,大将军高澄公然欲奸污李昌仪。但是结果并不是顺理成章的。李氏并没有被奸污,而以奋力反抗,衣带尽裂最后居然逃脱了。难以想象究竟是真的抗争过了这个为所欲为的大将军,还是大将军放过了她,或是根本大将军也没想对她怎么样,只是想做个声势给人看而已。

高仲密早就受到了大丞相高欢的怀疑,甚至命人暗中访察,于是敢想敢做的高仲密这时候做出了惊人之举,占据了虎牢关反叛东魏,归顺西魏。

济州刺史、高仲密的弟弟高季式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立刻告发。

宇文泰宇文护

南北朝著名战役图邙山之战

九州所指的古豫州位于九州之中,东接山东、安徽,北接河北、山西,南临湖北。北豫州的名称始置于魏泰常八年,划定的是古豫州的北部,治所在虎牢(荥阳汜水)。

虎牢,相传西周穆天子蓄养猛虎于此。虎牢关是历来的战略要地,北魏时为河南四镇之一。虎牢关在洛阳以东,地势险要,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南为嵩岳,南北朝历史人物北倚黄河,扼守着河南腹地。两魏之争中,东魏控制住虎牢关就可以拥有河南的控制权。西魏如果夺得了虎牢关,就能深入内线,步步逼近邺城。

高仲密踞虎牢而叛东魏,宇文泰立刻率军东出,目的在于固守住河南的战略要地,再次争夺河南的控制权以图大业。

早在邙山之战以前,西魏东道行台王思政就请于玉壁筑城以镇守,就是为了防范东魏。果然西魏大统八年秋,高欢率晋阳军大举南下于汾绛,欲从河东入潼关。王思政的防守见了功效,凭借玉壁断了东魏军的归路。宇文泰引兵出蒲阪拒之。

两魏军在玉壁大战。因为当时天气寒冷,东魏军又供应不足,不得不撤回。宇文泰一直追过汾水而返。这是邙山之战的前奏。宇文泰绝不会因为考虑力所不及的原因而怯战,更何况是有人把虎牢关献上这样的好机会更不会放过。

宇文泰赠高仲密侍中司徒宇文泰宇文护。紧接着就出兵洛阳及柏谷开始布局。西魏军到了河桥南岸的时候,东魏大丞相高欢率带甲十万到了河桥以北。

西魏军退于瀍水之西,一面又纵火船烧河桥。高欢令斛律金率军士驾小艇快船以长锁牵引西魏军的火船,终于保住河桥,而令东魏军顺利渡过了黄河。

东魏军在瀍水之东驻所,以邙山为阵南北朝历史,以静制动。这一次,宇文泰再次用了自己惯用的突袭手段,留辎重于瀍水之西,夜登邙山突袭。只是没想到这次东魏军反映迅速,早就严阵以待。

这里有一个东魏军的关键人物:彭乐。

彭乐在六镇起义时随杜洛周起兵,后来投奔尔朱荣。宇文泰宇文护后来又几度忽然投葛荣,忽而投侯深,反复无常,不期有定。就是这样反复无常的人,打起仗来又特别身先士卒,高欢不能忽视。就在两魏在邙山对阵的关键时刻,东魏军右翼侧的彭乐率数千铁骑冲散西魏军。在西魏军溃败时,彭乐一直冲杀到宇文泰大营,相当于指挥中心。彭乐一举俘获了西魏官吏、督将四十八人。

《北史*彭乐传》记载,高欢令彭乐追击宇文泰。宇文泰被彭乐追上,谓乐曰:“汝非彭乐邪?痴男子,今日无我,明日岂有汝邪?何不急还营,收汝金宝?”

今日无我,明日无你,这本来就是个似是而非的理由,但是居然说服了彭乐,就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彭乐放走了宇文泰,又返回其营中取“金宝”。也不过就是金带一囊。如果当时彭乐斩杀宇文泰,西魏国之存否也变成了未可知的事。

从彭乐之前的为人看,他做这种选择,倒也相符。只是彭乐还敢公然回去向高欢禀报,说“黑獭漏刃破胆矣”。

虽然取得大胜,可是走脱了宇文泰,这样的机会一次难得,两次就是完全不可能。高欢怒而亲捽其头,连顿之。想想高欢揪着彭乐的脑袋以其头抢地,又不能阵前斩将南北朝著名战役图,心里该会是多么的震怒又无可奈何。

彭乐居然又说,“乞五千骑复为王取之”。大概是看高欢真的很生气,彭乐也后悔了。这样的话几近于玩笑。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宇文泰岂能就地坐等。

不知道高欢当时是不是被彭乐气得哭笑不得,命取绢三千匹压乐背,南北朝历史人物因以赐之。

彭乐承受这种沉重的赏赐会是什么心情

西魏军暂败,东魏军暂胜,接下来的战局完全翻转。

宇文泰的个性不会甘心一败涂地,整军复战,自居中,以赵贵为左军,领军若于惠为右军。

高欢也列阵与战。

这一次西魏军大破东魏军,以至于高欢连马都没有了。宇文泰追来的时候,幸亏有亲信都督尉兴庆阻挡追兵。高欢得以逃脱,尉兴庆身中百箭,被西魏军射成了刺猥。

高欢逃命几乎跑断了气,还有西魏大都督贺拔胜(贺拔岳兄长)在后执槊追命,大叫高欢的浑名“贺六浑”,一边大呼“贺拔破胡必杀汝”。高欢的部将武卫将军段韶射中了贺拔胜的坐骑才使高欢再次逃脱被索命宇文泰和宇文化及。

宇文泰也知道形势不利再战,高欢又集散兵欲再进攻,西魏军便引军退走。

西魏军败走,追还是不追。现在看来又是一个修改历史的机会。

行台郎中封子绘向高欢进言“混一东西,正在今日”。

大行台都官郎陈元康也进言“两雄交争,岁月已久,今幸而大捷,天授我也。时不可失,当乘胜追之。”

相比起两魏权臣:宇文泰敢于险中求胜,高欢总是过于犹豫不决。当时亦如此,虑野无青草、人疲马瘦;虑遭遇伏兵,如何以济……最后还是引军东归,坐失良机。就这么白白地放西魏军返回渭上。

可是虎牢仍然有西魏将军魏光固守。

南北朝著名战役图最终高欢以侯景为河南道大行台,专制河南,令随机取回,侯景夺回了虎牢及北豫州和洛州。

南北朝历史

战后之局

两魏之间的战争,谁胜谁负不知以何为标准。邙山之战,东魏夺回失地,西魏占便宜未成。西魏一再想争夺河南控制权,南北朝历史人物以期待东西一统的大战。这一次失去虎牢之后,西魏军再也未能更进一步。

邙山之战后,两魏都把精力放在内政上。

邙山之战前,东魏改制度,搜人才,定法制,惩贪污,搜户口,充兵源。邙山之战后东魏与北部柔然联姻以绝外患,准备将来再次集中精力与西魏一战。休养生息的同时又置仓积谷,煮盐累资,为以后的大战做长期准备宇文泰宇文护。

西魏在邙山之战前宇文泰也谋革易时政,强国富民,回归到屯田的传统方式以资军国。颁行诏书:治心、敦教化、尽地利、擢贤良、恤狱讼、均赋役。只是所置六军在邙山之战受到重创。邙山之战后,宇文泰在对外关系上做了调整,修改之前略有强硬的态度,积极地和突厥、柔然相联系。

邙山之战中,两魏可说是都倾尽了全力。

东魏终于守住了虎牢和河桥。但是邙山没能尽全力追击宇文泰成了高欢的心病。病重将终时念念不忘 :“邙山之战,吾不用陈元康之言,留患于汝(高澄),死不瞑目。”

西魏修明内政,壮大国力,宇文泰有苏绰、于瑾、王思政、韦孝宽辅翼,还是在玉壁之战是转败为胜。事实证明,王思政防守玉壁的策略相当有实用有效果。坚守玉壁,东魏也难再入一步。

南北朝著名战役图南北朝历史上哪次战役令宇文泰彻底梦断?

沅汰,历史作家

沅汰著作:《南北乱世之三国霸业》(微博连载中)、《高澄传》、《情探泰陵》、《胤禛二十七年

喜欢历史,关注 @沅汰微博

评分:
678910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吟诗对作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yinshizuodui.com/amwnsrzc/2018/0212/60357.html

猜您喜欢的分类: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yinshizuod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诗词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