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诗作对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琵琶记·第十六出 丹陛陈情

作者: 佚名

【北点绛唇】〔末上〕夜色将阑,晨光欲散。把珠帘卷,移步丹墀,摆列着金龙案。

【北混江龙】官居宫苑,谩道是天威咫尺近龙颜。每日间亲随车驾,只听鸣鞭。去螭头上拜跪,随着豹尾盘旋。朝朝宿卫,早早随班。做不得卿相当朝一品贵,先随着朝臣待漏五更寒。空嗟叹,山寺日高僧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自家是汉朝一个小黄门。往来紫禁,侍奉丹墀。领百官之奏章,传一人之命令。正是:主德无瑕因宦习,天颜有喜近臣知。如今天色渐明,正是早朝时分,官里升殿,怕有百官奏事,只得在此祗候。〔内问〕怎见得早朝时分?〔末〕但见银河清浅,珠斗斑斓。数声角吹落残星,三通鼓报传清曙。银箭铜壶,点点滴滴,尚有九门寒漏;琼楼玉宇,声声隐隐,已闻万井晨钟。瞳瞳曚々,苍茫红日映楼台;拂拂霏霏,葱菁瑞烟浮禁苑。袅袅巍巍,千寻玉掌,几点瀼瀼露未晞;澄澄湛湛,万里璇空,一片团团月初坠。三唱天鸡,咿咿喔喔,共传紫陌更阑;百转流莺,间间关关,报道上林春晓。午门外碌碌剌剌,车儿碾得尘飞;六宫里呕呕哑哑,乐声奏如鼎沸。只见那建章宫、甘泉宫、未央宫、长杨宫、五柞宫、长秋宫、长信宫、长乐宫,重重叠叠,万万千千,尽开了玉关金锁;又见那昭阳殿、金华殿、长生殿、披香殿、金銮殿、麒麟殿、太极殿、白虎殿,隐隐约约,三三两两,俱卷上绣箔珠帘。半空中忽听得一声轰轰烈烈,如雷如霆,震耳的鸣梢响,合殿里只闻得一阵氤氤氲氲,非烟非雾,扑鼻的御炉香。缥缥缈缈,红云里雉尾扇遮着赭黄袍;深深沉沉,丹陛间龙鳞座覆着彤芝盖。左列着森森严严,前前后后的羽林军、旗门军、控鹤军、神策军、虎贲军,花迎剑佩星初落;右列着济济锵锵,高高下下的金吾卫、龙虎卫、拱日卫、千牛卫、骠骑卫,柳拂旌旗露未干。金间玉、玉间金、闪闪烁烁、灿灿烂烂的神仙仪从;紫映绯、绯映紫、行行列列、整整齐齐的文武官僚。螭头陛下,立着一对妖妖娆娆,花容月貌,绣鸾袍、鸳鸯靴的奉引昭容;豹尾班中,摆着一对端端正正,铜肝铁胆,白象简、獬豸冠的纠弹御史。拜的拜,跪的跪,那一个敢挨挨拶拶纵喧哗?升的升,下的下,那一个不钦钦敬敬依礼法?但愿得常瞻仙仗,圣德日新日新日日新;与群臣共拜天颜,圣寿万岁万岁万万岁。从来不信叔孙礼,今日方知天子尊。道犹未了,一个奏事官人早到。

【点绛唇】〔生上〕月淡星稀,建章宫里,千门晓。御炉烟袅,隐隐鸣梢杳。忽忆年时,问寝高堂早。鸡鸣了,闷萦怀抱,此际愁多少。不寝听金钥,因风想玉珂。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自家为父母在堂,故上表辞官回去侍奉。如今天色已明,这是午门外厢,不免进入去咱。〔末〕奏事官搢芴三舞蹈。

【神仗儿】〔生〕扬尘舞蹈,扬尘舞蹈,遥瞻天表,见龙鳞日耀,咫尺重瞳高照。遥拜着赭黄袍,遥拜着赭黄袍。

【滴漏子】臣邕的,臣邕的,荷蒙圣朝。臣邕的,臣邕的,拜还紫诰。〔末〕状元,你莫不是嫌官小么?〔生〕念邕非嫌官小,奈家乡万里遥,双亲又老。干〖FJF〗渎〖FJJ〗天威,万乞恕饶。〔末〕状元,吾乃黄门,职掌奏章。有何文表,就此批宣。〔生跪介〕

【入破第一】议郎臣蔡邕启:今日蒙恩旨,除臣为议郎之职,重蒙赐婚牛氏。干凟天威,臣谨诚惶诚恐,稽首顿首:伏念微臣,初来有志,诵诗书,力学躬耕修己,不复贪荣利。事父母,乐田里,初心愿如此而已。不想州司,谬取臣邕充试。到京畿,岂料蒙恩,叨居上第。

【破第二】重蒙圣恩,婚赐牛公女。臣草茅疏贱,如何当此隆遇?况臣亲老,一从别后,光阴又几。庐舍田园,荒芜久矣。〔末〕老亲在堂,必自有人侍奉,状元不必忧虑。

【衮第三】〔生〕但臣亲老鬓发白,筋力皆癯瘁。形只影单,无兄弟,谁奉侍?况隔千山万水,生死存亡,虽有音书难寄。最可悲,他甘旨不供,我食禄有愧。〔末〕圣上作主,太师联姻。状元,这也是奇遇。

【歇拍】〔生〕不告父母,怎谐匹配?臣又听得,家乡里,遭水旱,遇荒饥。多想臣亲,必做沟渠之鬼,未可知。怎不教臣,悲伤泪垂?〔哭介。末〕状元,此非哭泣之处,不得惊动天听。

【中衮第五】〔生〕臣享厚禄,挂朱紫,出入承明地。惟念二亲寒无衣,饥无食,丧沟渠。忆昔先朝,朱买臣,守会稽,司马相如,持节锦归。

【煞尾】他遭遇圣时,皆得回乡里。臣何故,别父母,远乡闾,没音书,此心违?伏望陛下,特悯微臣之志。遣臣归,得侍双亲,隆恩无比!

【出破】若还念臣有微能,乡郡望安置。庶使臣,忠心孝意得全美。臣无任瞻天仰圣,激切屏营之至!〔末〕状元元来如此。吾当与状元转达天听,可在午门外厢俟候圣旨。正是:眼望旌捷旗,耳听好消息。〔下,生起介〕

【神仗儿】扬尘舞蹈,扬尘舞蹈,见祥云缥缈,想黄门已到。料应重瞳看了,多应是,念我私情乌鸟。颙望断九重霄,颙望断九重霄。黄门已将我奏章传达,未知圣意允否?不免乘闲祷告天地一番。

【滴漏子】天怜念,天怜念,蔡邕拜祷:双亲的,双亲的,死生未保。天那,可怜恩深难报。一封奏九重,知他听否?爹娘呵,俺和你会合分离,都在这遭。黄门去了多时,怎的不见回报?想必是官里准了。天那,若能够回家侍奉父母,蔡邕何须做官?〔末奉诏同二昭容上〕

【前腔】今日里,今日里,议郎进表。传达上,传达上,圣目看了。〔生〕圣目看了如何说?〔末〕道太师昨日先奏,把乘龙女婿招,多少是好!〔生〕黄门大人,你莫不是哄我?〔末〕见有玉音,传降听剖。圣旨已到,跪听宣读。皇帝诏曰:孝道虽大,终于事君;王事多艰,岂遑报父!朕以凉德,嗣缵丕基。眷兹警动之风,未遂雍熙之化。爰招俊髦,以辅不逮。兹尔才学,允惬舆情。是用擢居议论之司,以求绳纠之益。尔当恪守乃职,勿有固辞。其所议婚姻事,可曲从师相之请,以成桃夭之花。钦予是命,裕汝乃心。谢恩。〔生〕黄门大人,烦你与我再去奏知官里,我情愿不做官。〔末〕咳,这状元好不晓事,圣旨谁敢违背?〔生〕黄门大人,你不去时节,待我自去拜还圣旨如何?〔末〕呀,这状元好怪么,这所在你如何去得!〔生哭介〕

【啄木儿】我亲衰老,妻幼娇,万里关山音信杳。他那里举目凄凄,俺这里回首迢迢。他那里望得眼穿儿不到,俺这里哭得泪干亲难保。闪杀人一封丹凤诏。

【前腔】〔末〕状元,你何须虑,不用焦,人世上离多欢会少。大丈夫当万里封侯,肯守着故园空老?毕竟事君事亲一般道,人生怎全忠和孝?却不见母死王陵归汉朝。

【三段子】〔生〕这怀怎剖?望丹墀天高听高。这苦怎逃?望白云山遥路遥。〔末〕状元,你做官与亲添荣耀,高堂管取加封号,与他改换门闾,偏不是好?

【归朝欢】〔生〕冤家的,冤家的,苦苦见招,俺媳妇埋冤怎了?饥荒岁,饥荒岁,怕他怎熬?俺爹娘怕不做沟渠中饿殍?〔末〕状元,譬如四方战争多征调,从军远戍沙场草,也只是为国忘家怎惮劳?

家乡万里信难通,争奈君王不肯从?
情到不堪回首处,一齐分付与东风。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写翻译

相关赏析

写赏析 写赏析

第十六出 丹陛陈情,第十六出 丹陛陈情翻译,第十六出 丹陛陈情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yinshizuodui.com/bookview_8683.html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yinshizuod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诗词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